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驴友互动 - 驴友见闻

陌生的故乡

发布时间:2016-04-01  来源:本网  点击量:458

驴友突然接到堂弟的电话,说是老家的碑亭已修好了,族中长者决定举行落成仪式,希望在外的族人都能赶回来参加。

       驴友一听,归心似箭,简单拾掇拾掇就踏上还乡的旅途。

       故乡位于大巴山深处、嘉陵江边,那里山青水秀,物产丰富,民风纯朴,有许多好吃的、好玩的、好看的东东哦。特别是修建于清末的族中碑亭。

      碑亭是家族祭祀的地方,是族人血脉传续的精神,是族人的根,是族人兴旺茂盛的象征。不论你有多发达,不论你行的有多远,只要回到故乡,都会进到碑亭去给祖辈先人上香祭拜。儿时的记忆中,特别是年三十,合族团聚,按辈份尊卑,列队进香祭拜,肃穆庄严,气派非凡,记忆犹新。

       在这个改革开放的年代,每个人都不由自主的卷入其中,深受影响。由于嘉陵江搞梯级开发,在一个叫亭子口的地方修了一座水电站。驴友从未去过,离驴友的故乡似乎也很遥远,但其影响却也波及到驴友的故乡,首当其冲的就是族中碑亭。

       碑亭原本修建在离嘉陵江边不远的山脚,据说是一个背靠青山、面向清江的旺族之地。但即便如此,也敌不过人类对自然的改造。因电站蓄水,将淹至碑亭所在地,迫使碑亭迁移。所幸,经族中具民望者向人民政府力争,定为等级文物保护单位,从而获取一笔搬迁费用,才使碑亭得以及时顺利搬迁,免于被淹水底。

 

 

     驴友曾于去年秋天回到故乡。正是秋收时节,金黄的玉米、嫩绿的南瓜、含苞待放的荷花......秋实满园,惹人喜爱。

  

  

  

 

 

      以前的小河已是一片汪洋,似乎离集市更近了些。儿时捡过鹅卵石的沙滩,爷爷种过西瓜的沙地,半山腰捉过迷藏的果园......均不见了踪影,只留下如镜的湖面和无尽遐想。

 

 

     碑亭已被拆卸搬迁至新地址,组件摆得到处都是,正在组织工匠维修组装。听说上级文管部门还规定必须“修旧如旧”,恢复原貌。

 

 

 

 

 

 

 

 

 

     石刻上表现的全是历史故事、神话传说,雕刻的飞禽走兽、花草山水、人物形象,个个栩栩如生,幅幅色彩斑斓,件件精美绝伦,具有极高的历史价值和文物价值,极富欣赏性。

     听村里老辈人讲,在十年浩劫中,碑亭也未能幸免。被造反派打着“破除封建迷信”的旗号,对碑亭进行了大肆打砸抢掠。除了砸烂石刻、大型祭器外,还将精美的饰品和价值不菲的金银器皿抢掠一空,给碑亭造成了致命的伤害。更可气的是,竟然将碑亭里所供祖上一位武状元的120斤镔铁大刀拿去炼了钢铁,让人痛心疾首。所以,现今不少的组件,要么残缺不全,要么面目全非。即使这样,整体仍给人以美的享受,感觉无尚的庄严。

 

 

 

 

 

     到家后,拉上堂弟就去看碑亭。到哪儿一看,满地堆放的石雕组件已不见了踪影,代之是拔地而起的碑亭。整座碑亭背靠巍巍寨子山,面朝滔滔嘉陵江,观之,高大庄严,气势恢弘,肃然起敬。

 

 

  

 

      穿行在村中小巷,看着院里玩耍的孩童和劳动归来的大婶,驴友眼前又浮现出儿时的欢闹和父母的呼唤。

 

 

 

 

 

     新修的南渝铁路途经该地,横穿小村而过,因此许多熟悉的亲友将因此搬离故土,去到远方安家。

 

 

     拆,拆,拆,还是拆,到处都在拆。熟悉的故乡已是面貌全非........

 

 

 

 

 

 

     没变的有村中的希望小学、大伯父家的核桃树和枇杷树,还有王婶家鸽群飞过时的鸽哨,它们还是那么清晰,那么真实。

 

 

 

 

     

     不变的还有村边铁路和一趟趟来来去去的火车,不变的还有那位几十年习惯躲在枇杷树后拍摄夕阳西下飞驰而过的火车摄影爱好者......

         看着远去火车,驴友熟悉的故乡也似乎正在记忆中逐渐远离......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在线客服
热线电话
400-878-6337
028-87765337

微信公众账号